初升的朝阳,洒在乌蒙山顶,彝良县城醒来,震后的农贸市场也热闹起来。

  9月9日凌晨7点,杜万均伉俪俩的猪肉摊前已围满了早起买菜的市民。“瞧这五花肉多好,9块钱一斤,前几天还卖13块呢。”杜万均一边切肉,一边对记者说,今天杀了3头猪,但价钱都比地动前低,均匀下来,每斤廉价了1块钱。他的解释是,“这几天物资紧缺,咱们没去现场救灾,能保证提供货物也算贡献吧。归正救灾到哪天,咱们就降价到哪天。”

  肉摊对面销售日杂用品的商贩也凑曩昔,“好多商户都降价了。现在是十分时代,更应该团结互助。”

  贵州人周遵明和郑绍礼今年5月离开彝良做起黄粑生意。地动后,他们招集工人,连夜赶制了1000多斤黄粑,支配7辆小推车,免费送给受灾大众

  记者在彝良县城最大的集中安设点――罗炳辉广场安设点看到,工人们将黄粑切好装袋,再由志愿者们分发到帐篷里,许多拿着黄粑的孩子在帐篷间跑来跑去。

  同样在帐篷间奔波的还有吴长江――彝良县角奎镇蚕桑林社区一名普通的低保大众
,由于脑瘫而行走不便。社区内的彝良县示范小学里建起安设点后,他就赶来帮手了。

  “咱们不敢让他干重活,就让他帮着守守救灾物资,或者做做卫生检查。别看他行动不方便,还挺能干。”蚕桑林社区党支部书记党英说。

  彝良县民族中学高中学生刘波在地动发生后就回了家,第二天他又返回县城报名加入了志愿者。9日下昼5点,记者在县政府大院见到刘波时,他领完了任务,正扛起“昭通市党员团员志愿服务先锋队”的红旗,和同伴们准备出发。这群小志愿者每20人一个小组,先到新示范小学去搭帐篷。刘波告诉记者:“咱们8日下昼 3点多起头干,一直忙到第二天凌晨4点多,6点多又爬起往来来往人民广场搭帐篷。”“那两个小时在哪里休息呢?”记者问。“有的同学就睡在塑胶跑道上,有的坐在楼梯上就睡着了。”刘波笑着说。

  见记者与刘波交换
,他的“队友们”搁下手里的泡面,纷纭围拢曩昔,大都是十五六岁的孩子。他们七嘴八舌地说,一起头搭帐篷时慌手慌脚,要20分钟能力搭好,而如今都已是“熟练工”了,搭一顶帐篷只要五六分钟。

  从早上到下昼5点多,这些孩子只吃了一碗方便面。除了搭帐篷,他们工作的内容还有帮着卸救灾物资等。年轻的志愿者们起头互不相识,但很快就结成了“战斗交情”。“现在感觉很累吧?”记者问。“不算什么,就当减肥健身了。”可爱的孩子们回答。一个孩子高声说:“要让关心咱们的人知道,彝良人有多棒!”(记者 徐元锋 胡洪江)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ykajag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