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罗解放广场示威者手举穆尔西离开的标语游行。

  “穆尔西不是穆巴拉克,他可是民选总统啊”,CNN说,也正因此,穆尔西的支持者在离开罗不远的纳赛尔城清真寺静坐,要求捍卫民主法治的红线。而穆尔西掌权以来,埃及本已困难的经济更加好转,外资陆续撤出,旅游业下滑,犯罪率却在上升,一些人以至开始怀念穆巴拉克期间的铁腕管制。

  “我认为很不保险,几乎不敢睡觉,总担心女儿和外孙们的保险,不得不在半夜爬起来检查门窗能否关好。”70岁的退休建筑师达尔维什对“金字塔在线”说。该报道还说,连日来开罗的加油站大多排起长队,因为有谣言说会涌现动力短缺。超市里也排起长龙,大多数中产和富人阶层打算储备一到两周的生活必需品以防涌现大灾害。

  “咱们支持一切暴力,包括那些对穆兄会办公场所的袭击,战争才是咱们的兵器。”曾介入总统竞选的左翼支持派领导人沙巴伊说,“咱们团结一致,并且清楚力气源自群众,咱们会获得胜利,这是真主的意愿。”但多数国际媒体并不置信埃及会在6月30日保持战争。《纽约时报》说,当数千名头戴保险帽、手持铁棒的穆尔西支持者在总统府邻近落地生根“保卫总统”,当挺穆派和倒穆派都越来越频繁地拔枪相向,人们越来越不置信暴力可以

呐喊避免,那些已经高呼“战争!战争!”的抗议者们如今都在说“战争已死”。文章还说,埃及内部已涌现“内战将至”的耽忧。

  “两派相争,陌头火拼,尸横遍野,终究
必有一方是胜利者,但非论他是谁,都将踩在国度的尸身上。”《纽约时报》说,当埃及陷入乱局,主要政党中只有伊斯兰主义政党努尔党的副主席巴萨姆发出如许的警告。已经介入推翻穆巴拉克革命的前穆兄会年轻领导人卢特菲说,如今的局势让他无从选择,不知道该站在哪边,“穆兄会如今已沦为一群失败者,可陌头那些支持派实际上有很多
人是穆巴拉克期间的官员,是杀害我的朋友并试图杀死我的人”。卢特菲说,更令人耽忧的是埃及不再团结,“它没了,团结完全消失了”。

  BBC称,当穆尔西的支持者和支持者在陌头冲突时,一些埃及家庭也因为成员间政见不合而分裂。58岁的杜马是穆兄会成员,坚定支持穆尔西,他23岁的儿子艾哈迈德却因在脱口秀中侮辱穆尔西而遭监管。杜马没有因儿子遭处分责备穆尔西,相反,他说艾哈迈德批评过火了,超过了传统的界限。但在艾哈迈德下狱时,他还是很想念儿子。艾哈迈德的妻子则继续了丈夫“反穆兄会”的事业。她说,穆斯林兄弟会让埃及人两极分化。(黄培昭 青木 李珍 刘洋 柳玉鹏 候涛)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ykajagun.com